好莱坞

芳芳的幸福生活第9 10,宝贝乖,夹住,不准酒出来|我家的审神者只看脸

2021-01-20 04:54  本文已影响 人 

01√

他们的审神者变得有点不正常。

五更天家的刀们发现了这个问题。

不说出阵时制定了错误的阵型让他们被打碎了好多蛋蛋,在本丸的时候还一直望着窗外走神,连他们出阵回来了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出来迎接。

“啊讨厌……今天打的太辛苦了。”小辫儿在他边上坐下抱怨,他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着他,“辛苦了,泪痣。”

“……我在这呢。”另外一边的安定这么说着,反而自己承认了这个称呼。

“诶?”五更天看了看安定又看了看清光,“⊙▽⊙哦对了你的痣在嘴角下面你是小辫儿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烛台切伸手试了试五更天额头的温度,然而并没有发烧。

“没事啊,啊……你们出阵回来了?辛苦了。”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,说着揉了揉一直没怎么眨眼有点发酸的眼睛。

“……”他们的审神者的状态真的很奇怪。

“是审神者的力量让我们能够维持人形,如果你生病了,我们会很困扰。”留下看家的小夜在众人后面走进来,低声的说着话也不管五更天能不能听到。

“喝、喝点水吧。”同样也是今天看家的五虎退端着杯茶走了进来,“你们回来了,欢迎回来。”

他经过鸣狐的身边,对着出阵回来的刀们腼腆的笑了笑。大家都是同伴嘛……

鸣狐犹豫的伸出手,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五更天还在想这里不是有茶壶吗?结果伸手一掂里面已经空了。

“啊我有点头疼……”最近刀多了起来,他安排的是一组远征,两组轮流出阵,这样几天下来是有点太费神了,“明天大家都在本丸休息吧,给大家放假一天,小判什么的我等远征的人回来了给大家发发你们可以随便去哪玩。”

他这么说着算了算本丸里的财产,每个人分多少小判比较合适。

=_=三个牛郎该怎么办,长得一模一样谁知道谁是谁啊。

“身体不舒服的话,去镇上看看医生吧。”桌布盯着他的眼睛说道。

五更天摇摇头,“等剪刀回来了让他帮我看看吧,我先回房间躺一会儿。”

他说完站起身来,还摇晃了一下。

众人看他往外走,一头扎在了门上。

02√

“哟西那么现在来开作战会议吧。”牛郎拍了拍桌子站在了两把看家短刀的面前,“主人有和你们说过什么吗?”

“没、没有……”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给自己壮胆,他不是很擅长和人说话。

“有可疑的地方。”小夜坐在地上看着众人,“他前两天趴在桌子上自言自语,念叨着什么‘一七’之类的数字,昨天说的是‘三九’,今天说的是‘三条’。”

名侦探小夜眼睛中闪过智慧的光,“答案应该就在这当中。”

众刀闻言纷纷思索起这几个词中的意思。

“三条不是今剑的刀派吗?”安定如此推测。

“那么一七和三九又是什么?”清光疑惑的这么问。

没有确切的线索,他们也不敢下定论。

“等会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。”桌布最后这么说。

废了脑力想象了无限可能性的刀们默默地点点头。

人类还真是难懂啊。【?!!】

03√

五更天觉得非常的难受,明明只是两个字的名字,只是睡了几觉他就完全想不起来了……

之前明明还是能够叫出来的。

——叫出来什么,三条吗?

“大将,你醒了吗?我进来了。”剪刀在门外敲门。

五更天应了一声,从床铺上爬起来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药研走进来,看了看明显刚睡醒眼神茫然衣衫不整的五更天,顿了顿脚步没发表什么评论,“你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我有点头疼。”五更天看向药研,却是正好看到窗外走过的人影,他嗖的一下立马贴在了窗上,“是是是是他!”

药研看他这副样子半点不像是生病的人,跟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,“是一期哥啊,不过这是别人家的吧。”

“他他他他……”五更天一个激动差点翻到窗外去,挂在窗台上对着隔壁九重桜家的一期一振伸出了手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药研把人从窗台上拔下来放在地上,关上了窗户。
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五更天发出一声惨叫,试图挣扎一下再去打开窗。

结果一脚踩在裤带上,还连带掀翻了药研。

“怎么样……”门没关,所以桌布就直接走了进来,他话说到一半,看到五更□□衫不整的趴在药研的身上,眼神顿时就变了。

阅读全文
  • 亲家交换操 老师喂同学奶故事—当我成为所罗门♀之后
  • 高中生小柔,嗯啊好粗快一点-女神棍在古代
  •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