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料

电子厂的妇女的随便玩 睡了电子厂的女人电子厂女孩很随便

2020-09-23 08:02  本文已影响 人 

  那年我才22岁,而他已经30多岁了,不过都说年龄大一些额男人更有味,我也是被这个男人深深迷住了,他是我的初恋,让我夜不能寐的初恋,不过没想到他想要得到的不仅是我一个人,而且连我的闺蜜也都不放过,我在电子厂风流韵事,也在男友喜欢上闺蜜的那一刻开始了。

  我和男朋友相识还是在一家电子厂中,我是厂里私营饭店的收银员,还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,下着雨,他就带着一群人来店里吃饭,不过从那一大群人中看,只有他算是最帅的那一位了,刚刚看见他便是吸引住了我。

  他似乎也看出来我对他的兴趣,他是他们一群人中最先吃完的,然后就来前台找我聊天,当时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跳的感觉。之后我们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。

  每天晚上9点至11点是我们雷打不动的聊天时间,有的时候从网上聊天要比现实中更甜蜜,有很多现实说不出的甜言蜜语都在网上轻松说了出来,之后我们便是开始偷偷约会,其实也就是他每天晚上等我下班后和我一起出去走走。

  从我们慢慢牵手,在到他第一次吻我,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直到和他在一起之后,我才知道他是这家企业上面刚刚调来的技术主任,怪不得我每天看他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呢!

  那时候没多久,我便是选择和他同居,没多久我就从我的出租房中搬到了他的大房子,我也尽量做到一个女人的本分,基本上家务活和衣服都是我帮他做了。

  那时候他还经常塞给我钱,而天生就比较憨厚的我始终不肯要他给我的钱。

  他对我说,我们都不必为对方负责,我们只是因为寂寞和孤独走在一起。只有今天,没有未来。

  我很伤心,却挣不脱感情的牢笼。对于这份随时可能跑掉的感情,我选择了继续。

  没过多久,我便把陈刚介绍给好朋友微微。她是第一个知道我和陈刚关系的人。

  叶涓和微微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有18年的感情。小时侯一起分享糖果玩具,一起上学一起回家,长大后又一起工作。不是姐妹,胜似姐妹。

  叶涓会经常打电话问微微吃过饭没有,要不要带东西给她吃。她们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。

  微微对陈刚印象很好,私底下叫我不要离开陈刚,不然她就见不到他了。我和她都这样,有什么从不隐瞒对方。哪怕是这种在别人看来很忌讳的事。

  这时候,微微由于要到南坪上班,离家太远,于是问可不可以住我那里。我很开心,陈刚也答应了,于是,同一屋檐下就有了3个人的笑声。我们去买了锅碗瓢盆柴米油盐,开始了真正的居家生活。

  东莞不断是个让人津津有味的论题,或许第一个想到的字眼就是广东东莞的工场。图为工业区的指示牌。

  这些人整天吃住在工场,他们天天在消费线上重复成百上千次相反的行动,从早上七点至早晨九点或更晚,芳华也跟着流水线悄然消逝。图为工场内部的女工。

  图为电子厂的女工参与工场举行的模特比赛,穿戴泳装展示她们的身体。

  往年19岁的小婷,是皮包厂内部的女工,染色的头发和手背上的纹身代表着她不羁的芳华,不过眼睛表达出的睡意正是她目宿世活的一个缩影。

  这密密层层的是电子厂职工的储物柜。

阅读全文
  • 乐华太子 王一博为什么是乐华太子 王一博和乐华签了多少年合约
  • 高梓淇吧 蔡琳高梓淇真的离婚了吗?蔡琳清空微博戴上尾戒疑坐实
  •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