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料

悲伤的基努 互联网男朋友?说真的,你没法不爱基努·里维斯

2021-02-05 17:28  本文已影响 人 

《杀神》《好莱坞最佳男主角》《网络男友》

他有很多标签。

完美的人?一个普通人。

随着游戏《赛博朋克2077》的流行,他再次走红。

他是基努·里维斯。

你不禁爱上了基努·里维斯。即使《黑客帝国》上映时你还没出生,即使你不知道什么是“你杀了我的狗,我杀了你全家”,你至少知道好莱坞有这么一个被科普讲了一些故事的头号神人。

有人为他写Rap,有人给他办电影节,有人请愿让他成为《时代》年度人物。

也有人说:“哪怕两个小时的《玩具总动员4》只放基努的配音视频,我也会去二刷。”

对了,说这话的人叫克里斯·埃文斯。

要不是亲眼看到那些照片和视频,你都不敢相信一个好莱坞一线咖啡这么接地气。

《寻找自我》剧照

他身上好像没有“名人光环”这种东西。大多数时候,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让座、指路、在长凳上吃三明治、和无家可归者聊天的人就是“那个”基努·里维斯。

不是说明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,而是太难得了。因为这是一个热衷于创造上帝和自我创造上帝的时代,迫切需要基调和展现。

更何况大部分名人总是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:他们利用豪华的环境和严密的安保营造出与世隔绝的包间空,同时又总是渴望被曝光,但曝光什么由他们自己决定。所以明星的公众形象注定是分裂和虚假的,不可能真的是普通人。

但是,既然有人设置,就有人设置崩溃的可能性;既然想做意见领袖,就注意不要说“喝牛奶就是剥削女性”这种蠢话;既然你喜欢做环保斗士,那就少坐游艇和私人飞机。

基努·里维斯没有人可以建立——或者他唯一拥有的人就是他自己。

有意思的是,他不止一次实践自己的职业生涯,却经常东山再起;他很少出现在名人云集的浮华领域,甚至没有社交媒体账号,却被路人和网友推上了互联网红人的宝座。这有点“无为”的玄机。

难怪有人说“这个世界配不上基努·里维斯”——其实他只是一个普通人。但是这个世界肯定有问题,让一个只想做自己的人显得那么难得。

我们喜欢看《快速备战》。不知不觉中,基努·里维斯已经第三次扮演“杀神”约翰·威克了。

回顾当初,疾速追杀的诞生其实是相当偶然的。要知道,基努真的有段时间拍了很多烂片,几乎从2008年的《地球停转之日》开始,这也是他出演的最后一部大片。票房还是很成功的,但是口碑一塌糊涂。就连他自己也自嘲:“有时候我称之为事业停止的那一天。”

以此为契机,他进入了一个收拾一切的时期。有些电影烂到连进电影院的机会都没有,体重飙升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《速度》系列,他可能会变成另一个尼古拉斯·凯奇。但是凯奇被金钱困住了。基努想要什么?

他演过很多反派和恐怖片,也许只是为了换换口味,但他真的毁了自己的形象。比如《霓虹恶魔》里粗鲁猥琐的看门人,《劣质爱情》里性太多的邪教头目。

这个尝试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《惊恐的眼睛》,他在里面扮演了一个暴力的乡巴佬,但是当时他太帅了。

拍完《黑客帝国》后,基努一直痴迷于功夫片和东方元素,于是有了《四十七浪人》和《太极侠》。

其中《太极侠》是他导演和表演的,但真正的主角其实是胡琛。这位中国武术家曾在《黑客帝国》系列中担任基努的替身,两人成了朋友。在某种程度上,《太极侠》是基努为他的弟弟量身定做的,这促进了胡琛的演员生涯。

同样,疾速追杀的两位导演,查德·斯塔斯基和大卫·利奇,也曾与基努合作过。基努决定拍这部电影的时候,马上联系了两个老朋友,问他们想不想当导演。斯塔斯基已经当了半辈子的特技演员,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坐在导演的椅子上。

但是影片的预算只有2000万美元左右,非常紧张。所以他们负担不起复杂的镜头和剪辑,所以只能尽量拍长镜头和特写。出人意料的是,他做出了扎实粗糙的风格,给厌倦了看《谍影重重》花式快切的粉丝带来了久违的快感。

同时,演剧的设计非常贴近实战。基努几个月的刻苦训练并没有白费。在拍摄过程中,他尽了最大努力自己去做。用导演的话来说,“角色只做基努能做的”,这样得到的结果当然可信。

疾速追杀已经成为新一代动作电影的标杆。从2014年到2019年,《速度》系列的票房和影响力一直在上升,带着朋友的基努也“顺带”让自己重回正轨。

其实“杀神”从来都是忠心耿耿的,根本就是有求必应。2016年有一部喜剧片叫基努猫,真的是基努配音的。今年在喜剧《二无猜》中客串了自己的“反转版”,几乎全是亚洲人。这部电影的编剧兼主演黄阿丽承认,他真的没想到基努会同意。

基努甚至出演了冷门电视剧《瑞典混蛋侦探社》。有多苦恼?一部美剧中大量的对白都是瑞典语,剧名直译为“瑞典的大鸡巴”...但是谁让他和主演彼得·斯托梅尔演康斯坦丁,去同一个健身房呢?

这件事的不可思议程度就像丹尼尔·戴·刘易斯在《逐梦演艺圈》中客串一样,但是真的发生了!基努每天骑着摩托车去片场,没有拖车,拿着“固定配角”的工资,就这样坚持了两个赛季。

不久前,他在健身时遇到了一个瑞典人。基努见面时第一句话是:“第三季什么时候开拍?”

基努一直都是那么随意。

他的电影起点是1986年的《河岸》。影片聚焦于一群边缘少年,基努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的加拿大口音是个麻烦,但当他一言不发,默默出现在特写时,那张脸真的很惊艳,潜力无限。

没想到,基努的画风在接下来的《比尔与泰德历险记》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阅读全文
  • 赵旭阳 不要给新战士“贴标签”
  • 返回列表
  • 继续阅读